万恒娱乐手机网页版-野钓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 保洁压力大

  野钓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 保洁压力大
  记者探访市内、京郊多处河段发现,一些野钓场所垃圾遍地;水务部门呼吁文明垂钓,保护水环境

  连续两日,新京报记者探访市内、京郊多处河段发现,野钓场所垃圾遍地,有的垂钓者私自下河打捞落水渔具,甚至有垂钓者随地小便。

  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介绍,因垃圾较多,目前河道保洁压力大,此外,河里的垃圾会污染水环境导致鱼类死亡破坏生态环境。

  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水务局了解到,北京市河道全长达6000余公里,因垂钓范围大,人数众多,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频发,清理垃圾和监管均存在较大难度。

  探访1

  温榆河朝阳段

  野钓者无视警示牌 岸边烧烤

  8月9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来到温榆河朝阳段,沿路设有多处禁止靠近水边、禁止垂钓的提示标牌。河滩周围有约2米高的隔离护栏,但多处护栏已被破坏。不时有人拿着渔具从护栏破口处出入。

  新京报记者沿河滩行走约一公里,遇到近十名野钓者。河滩边上,有大量的矿泉水瓶、面包袋、鱼食包装袋、抹布、破渔网等垃圾,水面上也随处可见漂浮的垃圾。

  “本来想看看风景,吸吸新鲜空气,但没想到坐在垃圾堆里。”一位陪家人钓鱼的女士说,温榆河畔风景很好,有很多水鸟栖息,但有人钓完鱼会扔下垃圾,让人感觉不舒服。“有一次钓鱼上鱼时自己往后退,被草丛里的钩子划破了小腿,后来就留意顺道清理别人留下的垃圾。”该名女士的丈夫说。

  另外一名野钓的年轻人称,市区水域鱼小,难满足他的爱好,在这片水域能钓到大鱼,最大的甚至四五斤。上周他就钓到一条大鱼,但渔竿被拽进了水里,后来下水游泳才把渔竿捞上来。

  河滩还有很多烧烤的痕迹。虽然道边的小路上立着“河道严禁垂钓、烧烤、乱扔垃圾”的警示牌,但距离牌子二三十米就可看到烧炭的痕迹,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啤酒瓶盖和毛豆皮、竹扦子、塑料袋。

  探访2

  护城河

  公厕不远但仍有野钓者随地小便

  南护城河边立着不少“禁止钓鱼”的标牌。但沿岸每行十几步,便有一名野钓者。新京报记者沿岸走了一小段,每百米内就会有七八名野钓者,他们旁边堆着渔具、捕捞网,后面则停着电动车、共享单车等。

  “大家都在这钓,还有人在这里游泳,有时候晚上八九点才散场。”顺着野钓市民手指的方向,记者看到有五六名野泳人员,有的在岸边准备,有的已经在水中翻腾。在几位野钓者的网兜中,记者看到有鲤鱼、鲫鱼、白条和泥鳅等。

  家住南护城河河道附近的居民陈先生称,该河段水质比较浑浊,“尤其下雨天,上游的垃圾会冲下来,有时发臭。”闲暇时他也来这边野钓,但觉得鱼太小并不满意,“在这钓是因为好玩,有时我会把钓上来的鱼重新放生。”

  距离陈先生20米远的地方,另外一位野钓者边抽烟边钓鱼,随后将烟蒂直接扔在地上。

  在野钓者们的身后,是一条约2500米长的人行绿道,绿道上是来来往往散步或跑步的市民。市民刘女士傍晚经常在附近散步,她常见有钓者会在树下小便,“500米以内就有公共厕所,这种行为真让人不能接受。”

  探访3

  潮白河西岸

  垃圾随处可见 每天装满两编织袋

  “嘿,老赵,你看我第一竿钓到什么?”在潮白河野钓的吴先生举起渔竿,鱼钩上挂着一个方便面的调料袋。

  8月10日18时许,潮白河(通州大厂交界段)西岸河堤路上停满了车,白天钓鱼的人收拾回家,夜钓的人们又陆续来到河边。吴先生和朋友准备夜钓,第一竿就钓上水里的垃圾。

  潮白河友谊大桥段,桥西侧的河道属于通州区、桥东侧的河道属于河北大厂,上游的水在这里流入更宽的河道,水流放缓、两岸地势相对平整,加上环境优美,这里在钓鱼人的圈里属于北京周边的“野钓天堂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沿河岸由北向南探访发现,几乎每个钓位(钓鱼人自己挖出来的空地)周边,都能发现饵料包装、食品包装袋。

  在河堤上负责保洁的工作人员说,他们每天早晚两个时段在河堤上清理垃圾。水边的垃圾清理非常难,以前会趁钓鱼人少的时候下去铲,现在几乎整天都有人钓鱼,他们只能插空下去捡垃圾,“每天从岸边清走的垃圾,能装满两编织袋。”

  ■ 追访

  清洁工压力大 劝阻不文明野钓者被骂脏话

  每天早晨6点,一辆小型保洁船在通惠河打捞水草,收集垃圾,46岁的张平军和他的同事每天出船2到3次,负责水面保洁和岸坡清理等工作。

  “绝大多数人还是会自觉把垃圾扔进岸上的垃圾桶或自行带走。”北京市北运河管理处北关闸管理所工作人员杨宁说,他和同事每天会巡视12公里左右,如果发现乱扔垃圾或其他不文明行为会及时劝阻并教育。

  清洁员张平军说,开展清洁工作时,大部分野钓者会主动收竿配合,但极少数任性的野钓者不肯收竿,鱼线会挡住船只行进线路。有时会把野钓者的鱼线和渔竿带进水里,脏话便从岸边传来。

  张平军回忆,今年6月在运潮减河上游清洁过程中与一位大爷发生不快,后者故意将垃圾扔进水面,张平军无奈只能掉转船头再打捞。

  北运河管理处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杨子超说,不遵守文明环境的钓鱼者占少数,但是由于钓鱼人数庞大,即使占少数比例对环境的破坏力也很大,给清洁人员带来巨大的环保压力。

  “有的钓鱼人还喜欢挑鱼,把好的鱼筛选回家,坏的鱼直接扔河滩上。”杨子超说,这种行为在夏季会使死鱼腐烂在河岸边,招致苍蝇破坏环境。

  “近年来,水务部门也在投入各方面力量加强保洁。希望野钓者能够文明垂钓,不随手丢垃圾,维护垂钓环境。”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说。

  本版采写、摄影/新京报记者 刘洋 实习生 王健

【编辑:卞立群】